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
网站首页>>媒体农大>>正文 媒体农大

《中国教育报》:如何做好贫困地区产业扶贫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3日 22:22 | 点击:[] |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0年05月22日04版 | 作者:高众


化希青:兰州理工大学派驻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五家乡下庄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兰州理工大学财务处项目管理科科长


柴强:全国政协委员,甘肃农业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甘肃省干旱生境作物学重点实验室——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常务副主任。


化希青在下庄村农业合作社的牛棚里喂牛。

下庄村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五家乡政府南一公里处,海拔1864米,总耕地面积1855亩,人均0.98亩。村民生活来源主要为种植玉米、马铃薯,养殖牛、羊及农闲时外出务工。东乡族自治县地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是全国唯一以东乡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县,这里山高沟深,全年干旱少雨,自然资源十分匮乏,是我国尚未摘帽的52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

山大沟深处,脱贫攻坚难。有着1750多道山梁和3000多条山沟的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是我国尚未脱贫摘帽的52个国家贫困县之一。近日,中国教育报融媒体采访报道组走进该县五家乡下庄村,邀请兰州理工大学派驻该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兼第一书记化希青,与全国政协委员、甘肃农业大学副校长柴强,就如何做好深度贫困地区产业扶贫进行对话。


怎样扬长避短寻找特色农业突破口

化希青:下庄村下辖8个社、3691888人,村民均为东乡族。下庄村海拔1864米,人均耕地面积较少,只有0.97亩。村民生活主要靠种植玉米和马铃薯、养殖牛羊以及农闲时外出务工,其中马铃薯是村民的主食,玉米则主要用作牛羊的饲料。通过前一阶段的扶贫工作,全村家家有余粮或有钱购粮,所有成员四季有衣换,能满足日常生活需求。截至2019年底,下庄村脱贫149838人,未脱贫522人,2019年实现整村脱贫。不过我们驻村工作队也清楚意识到,现有产业只能保障“不愁吃、不愁穿”,要想走上致富路,还是要靠发展产业。您能否为下庄村提供一些产业扶贫的思路?

柴强:看到下庄村整村脱贫,我感到非常欣慰。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和农村农业农民打交道,也参与了一些扶贫工作,深知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的不易,感谢你们对“三农”工作作出的贡献。今后日子要过得更好,该如何发展产业呢?总体上来讲,社会经济要进一步发展,对农业的依赖性不应过强,居民收入中来自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比重应不断提高。不论是在世界其他国家,还是在我国发达地区,完全依靠农业大幅度、整区域地提高老百姓的收入,这个难度非常大。

下庄村海拔在1800米以上,高海拔地区热量相对较少,降雨不足,山地多、平地少,耕地碎片化,从事农业的难度本来就比较大,想要发展高水平、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更是难上加难。这种条件下,如果想通过农业生产提高收入,必须要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以及社会经济条件发展特色农业。据我了解,东乡的养羊业比较发达,“东乡贡羊”的品牌如果能做大做强,完全有可能拉动东乡特色农业发展,而目前东乡大力推进的粮改饲农业结构调整,也可为推动农牧结合特色产业的发展提供重要支持。再比如,你刚才提到东乡人把马铃薯当作主要粮食作物,自给自足,这种非市场化的农业生产模式经济效益就相对较低。能不能借鉴周边定西的经验,发展种薯产业,种植专用品种,拓展马铃薯加工链,至少做成炸薯条、炸薯片,变“救命薯”为“致富薯”。

化希青:下庄村的土地相对平坦,有1800多亩平地,村旁还有一条河,水源充足。我们驻村工作队也在思考,能不能建一些蔬菜大棚,引进相关技术,以此为突破口带动村民致富。您觉得这个思路可行吗?

柴强:你刚才提的这个方案,硬件建设和品种选择技术上都问题不大。但要考虑一个社会问题,即当地人对于蔬菜的接受程度较低,高成本生产蔬菜后,销售渠道怎样保证呢?这个需要做充分调研。

化希青:感谢您的提醒,去年我们团队去武威黄花滩、临夏广河调研过蔬菜种植基地,对整个产业链有所掌握。至于销路,我们也和兰州理工大学后勤部门沟通过,可以与学校食堂合作,开展消费扶贫。

柴强:这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在保障食品安全的前提下,把贫困地区生产的蔬菜供应到高校食堂,正是我们高校驻村工作队所能发挥的优势。下庄村可以瞄准学校食堂的常见菜品,种植茄子、西红柿和辣椒等大众化蔬菜,这些作物的种植技术都很成熟。

化希青:那您觉得种植苹果和梨的前景如何?

柴强:苹果和梨这类水果,周边其他地区已经打出了品牌,抢占了市场,比如静宁、天水苹果在全国都很有名,你们如果去种植,无论从规模、品牌都很难形成竞争优势。我认为以下庄村1800多亩平整耕地的条件,种植特色蔬菜倒是一个相对较好的发展方向。蔬菜的需求量一年四季都有,刚才提到的高海拔、热量低,以及健康的土壤,都是你们种植高原夏菜的有利条件。

每年夏季,我国南方气温较高,不适宜蔬菜生产,同时病虫害较多,对高原夏菜的需求量较大。你们可以扬长避短,利用西北高原夏季凉爽、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病虫害少、土壤污染少等特点,在高海拔地区错峰生产红笋、娃娃菜、生菜等蔬菜,在夏季上市,可以很好地弥补南方夏季蔬菜供应的缺口,获取反季节生产的效益。

怎样因地制宜提升农业品质

化希青:我们驻村工作队注意到,现在的一家一户耕作模式,很难把现代农业科技的成果运用起来,需要发展具有一定规模的种植业、养殖业。但我们在入户走访时发现,村民还是希望把土地拿在自己手里,推进农业规模化发展的阻力很大。有的村民就表示,除非有龙头企业参与进来,投入技术、资金,保障销路,农民给企业打工、企业按时发工资,这样他们才放心参与进来。请您帮我们支支招,该怎样动员村民呢?

柴强:你刚刚讲的正是我国农业发展的一个基本思路:不论是以土地流转、土地入股、土地租赁哪种方式,农业生产都必须适度规模化,走专业化生产的路子。但在实践中,土地的规模化经营仍存在很大阻力,而且越是经济条件薄弱的地区阻力越大。面对这种困难,我们不能把原因简单归结为农民思想保守、观念落后。在很多地区,壮劳力多外出打工,农业生产者主力是中老年人,他们的生活保障还不够充分,吃穿用都要来自这些耕地,是整个生计的维系。试想,如果有企业、农业合作社或者组织能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生活保障,这些农民也是愿意参与进来的。

你刚才提到引进一些龙头企业,这个的确可以尝试,但是从现有案例来看,引进外地龙头企业的效果不一定很好。这些外来企业往往对当地风俗习惯了解不够,同时在自身效益有限的情况下,投入更理性,带动作用更小。如果没有十分把握引进外地龙头企业时,倒不如大家合力推进农业规模化、专业化生产,培育本土化的企业和特色产业,这样成功概率会更大一些。

化希青:形成一定生产规模后,我们下一步又该怎样走呢?

柴强:走品质农业的路子。近年来,我一直在呼吁农业绿色生产的补贴问题,实际上也就是推动农业高品质发展的问题。

中国的农业历史上能够满足庞大人口的需求,除了先进的种植技术外,有机肥、绿肥的贡献功不可没。所谓绿肥,就是用绿色植物体制成的肥料,主要是在耕地的休闲季节,种植一些绿肥作物,特别是豆科绿肥作物,一般在盛花期翻压作为肥料使用,对提升地力、改良环境有很大的作用,能极大地增加土壤中的有机质和各种必需元素,同时降低农作物病害,有助于提升农产品品质。对下庄村这样的地方,生长季节相对较短,主作物生产后种植绿肥的难度较大,但如果种植早收作物,之后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生长作物,我们完全可以种一些绿肥,它长起来以后就直接翻到土地里去。

当然,绿肥技术在高海拔地区可能难度比较大,但是也有其他替代技术,比如使用有机肥部分替代化肥。此外,轮作也是提高作物品质的重要技术之一。

化希青:这个绿肥的成本高吗?

柴强:要种植绿肥作物的话,是要一定投入的,许多老百姓因此种植意愿不强。我们团队调查发现,只要给予农户基本的生产成本补贴,农户积极性将大大提升。所以我的政协提案就希望由中央财政对以绿肥为主的绿色种植模式给予专项生态补偿,重点对“绿肥+水稻”复合生产模式、旱地麦后复种绿肥模式、豆科与粮食作物间作等模式给予生态补偿。

怎样给农民提供接地气的技能培训

化希青:东乡的教育事业历史欠账较多,农民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以下庄村为例,30岁以上多数是小学文化,50岁以上村民基本上就是文盲了。同时许多东乡族村民平时讲东乡话,普通话说得不太好,村民没有啥技能,出去打工基本上就是去兰州搞建筑、去新疆采摘棉花、去青海挖虫草,这些体力活的收入普遍不高。我们驻村工作队一直计划为村民开展普通话培训和劳动技能培训,但是缺乏相应师资力量,难以形成常态化机制。您这边有没有做得不错的案例供我们参考借鉴?

柴强:我也注意到,政府主导的农民技能培训,或者说高校主导的相关培训,其效果是比较有限的。通常情况下,这类培训的理论性比较强,实践操作环节弱,但农业生产者最需要提升的恰恰就是实操能力。这几年,我也调研了一些南方的农村,我发现那边的农民培训更依赖于企业和农业合作社,农民培训的效果也更实在。究其原因,一方面企业和农业合作社的培训内容源自生产,用于生产,更接地气。另一方面,农民在企业或农业合作社里打工,如果达不到相关技能要求,就可能被淘汰,农民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更高。因此,我建议借助当地一些成规模的企业为农民提供实操技能培训,同时结合高校、政府主导的理论知识培训,各取所长,助力农民。

化希青:我们驻村工作队注意到,一到冬天,工厂停产、建筑工地停工,外出务工的村民返乡后三三两两聚在一块,要等天气转暖后才能外出务工。如果能把这两三个月时间利用起来,开展产业技能培训,农民的收入至少能增加一万多元。人人有技能,村村有产业,致富就有希望,加强对农民兄弟的技能培训迫在眉睫。

柴强:刚才你提到,东乡人民受语言制约,外出务工存在一定障碍。对年龄大一些的人来说,培训普通话的确有困难,所以一定要从娃娃抓起。要充分利用幼儿园的三年时间,教会教好孩子们的普通话。此外,尽可能带这些山里的孩子出来走一走、看一看,当他们发现不会普通话和大山外面的人没法交流,推广普通话的工作自然就会好做许多。

化希青:的确是这样,兰州理工大学每年都会组织50余名东乡县的学生去兰州开展研学活动,带领孩子们参观大学校园、省博物馆和省科技馆,游览黄河母亲雕塑,开阔了他们的眼界。这些孩子回到家乡后,会和家里的老人讲述大山外面的世界,潜移默化地转变村民的观念。

 

(报道组成员:苏令 尹晓军 冲碑忠 林焕新 单艺伟 郑芃生 高众 任赫 执笔:高众)

 

新闻链接: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0-05/22/content_580205.htm?div=-1

 

 

 

上一条:全国政协委员柴强:靠科技支撑保黄河生态

下一条:甘肃日报:住甘全国政协委员热议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

关闭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