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
网站首页>>师生声音>>正文 师生声音

忆乡音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9日 16:30 | 点击:[] | 来源:后勤管理处 | 作者:蔺峰

追忆远去的父母,往事悠悠,岁月久久,家的情怀不离不弃,家的故事一如既往......

母亲已离开我们34年了

那年母亲52岁。这天,母亲手中的教案余温未散......

我的父亲也离开我们13年了

那年父亲76岁。这天,父亲挥毫的笔锋墨迹未干......

回想家的味道,还是那么的温暖,还是那么的清晰......

父亲1929年出身在陕西华阴市夫水镇的台头村,地道的陕西老腔。早年在华阴第四中心学校学习,1948年加入地下少先队,1950年在华山中学学习,期间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4年毕业于西北畜牧兽医学院,同年入党。

母亲1933年出身在四川泸州市叙永县的大西门街,纯正的四川乡音。早年在叙永私塾读书,后在双城镇中心学校和叙永中学读书,1954年考入西北畜牧兽医学院,195610月入党。

我的父母亲,50年代来到甘肃武威黄羊镇,毕业后同在开荒筹建中的高等学府——西北畜牧兽医学院(现甘肃农业大学)工作。

母亲的出生地四渡赤水的往事,把我的时光拉回到 童年朦胧小镇里“外婆的澎湖湾”......

在叙永古城不大的闺屋,留下了两只小辫、留下了粗布简

衫的倩影,留下了余音未散的川韵,她是为我而生,注定未来

是我的母亲……

年华的母亲,胸怀理想,依别蜀乡秀水,离别双亲手足,一路追梦,为着心中的抱负,来到陇原,筑梦吐芳华……

花样的母亲,天生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美丽、清秀、和蔼、

智慧、留着黑黑的长发,像永宁山川直下的瀑布,宁成辫子,

像叙永高峡串串的兰花,美丽飘柔,亭亭玉立。

南方生活的母亲,小巧秀气,丽质聪明。家乡的亲人,留

不下母亲萌动的心,家乡的沃土,圈不住母亲“历害了”的初

心……

父亲的出生地,智取华山的故事,把我的情感带回到童梦微茫小镇的“快乐老家”......

在华山脚下不大的寒舍,留下了两只肩膀、留下了粗茶淡饭的日子,留下了正音未央的秦腔,他是为我而养,注定未来是我的父亲……

年少的父亲,踌踔满志,离开父母兄弟,告别乡亲故土,

一路求学,为着心中的理想,来到甘肃,奔梦放光华……

豆蔻的父亲,地造有一对圆圆的眼睛,帅气、精神、温暖、干练、留着齐齐的短发,像秦岭山脉播下的希望,写成名字,像渭河推波泛泛的浪花,静美洒脱,翩翩风度。

北方生活的父亲,大肩质气,耿直精明。故乡的亲友,挽

不住父亲跳动的心,家乡的肥水,搁不下父亲“心铁了”的梦

......

家乡的绿水青山,家乡的蜀都秦国......

俩个热血青年,在大西北的艰苦环境中,在白手起家的西

北畜牧兽医学院,在小镇河畔的杨柳树下,在共同的理想信念中走到了一起,开始了追求知识、追求事业、实现梦想的新旅途……

黄羊河的水奔腾不息,阅过小镇,一路向东,我的家和我的兄妹就出生在这个地方,就生活在学府大院,就在这里玩皮、快乐的长大......

这么多年来,每逢那些个纷纷而至的节日,最属教师节,最属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演绎成了不折不扣儿女追忆父母的“感恩节”。一个家,一个生命共同体......

总是回忆着,母亲深夜伏案备课,疲惫而执着的身影

总是回忆着,母亲手中紧握粉笔,黑板上行走的声音

总是忘不了,母亲顶着疼痛的腹部,认真解答学生的提问

总是忘不了,母亲领着年幼的我在农场同吃住的劳动背影

总是忘不了,母亲在弥留之际讲给父亲最后的话“照顾好娃儿们”

总是忘不了,在华林山殡仪馆告别式瞬间献给父母的最后一个吻

总是忘不了,在翠柏鲜花簇拥中安睡的父母身上盖着的鲜红党旗

总是忘不了,2016326日回家的母亲终与父亲共眠与陇原

总是又想起,父母送哥仨去农村,细心打理行囊用品,一

路相送,千叮咛,万嘱咐,向农民学习,一直送到知青点

总是又想起,父母送哥两去部队,悉心整理崭新军装,一

路相伴,千嘱咐,万叮咛,做合格军人,一直送到火车站

难忘父母在艰苦年代,省吃简用,粗茶淡饭,补丁摞补丁

的苦乐自信融融画面

难忘父母在艰难岁月,省下布票,攒下工资,为儿女添置

新衣文具的拳拳怀抱

难忘父母用秦腔川韵,南味北调,点缀生活,为家庭增添

交流色彩的点点生活

难忘父母用家风家教,语重心长,苦口婆心,为儿女树立正确人生的谆谆教诲

父亲-这个坚毅刚柔的名字,包含着太多的寄语和厚厚的责

母亲-这个亲切温暖的名字,包含着太多的博爱和浓浓的柔情

父亲-一个肩膀撑起一片天、扛起一个家、种下一颗梦

母亲-一个怀抱温暖一个家、播下一路爱、沐浴一门亲

父亲的爱康慨无私,无所不至,母亲的爱尚善若水,无微不至

父母的爱陪伴我们走过童年、走过少年、走过青年、走过

中年

父母的爱陪伴我们步入半百、步入花甲、步入古稀、步入耄耋……

回忆和父母在一起幸福的日子:餐桌上的一蔬一饭,舌尖

上的一饮一啄,野菜杂粮,简单知足,童梦歌谣,父母温怀,

川味秦韵,最美合声。

童忆中父亲身穿褪了色的中山装,一双粗布鞋,不时捧着

水烟壶呼噜抽几口。母亲一头齐耳的短发,身着灰色中式女装,

一首“牧民和毛主席心连心”常挂在嘴边......

小时候兄妹多,父母收入少,还要赡养老人,补贴老家的兄长。过年没有新衣穿,“六一”没有白球鞋和白衬衣穿。老

大穿新衣,老二接老大,老三接老二……,一传,一帮,一带,

真可谓我家的“一带一路”。

我们一家人,四世同堂,父母儿孙,奶奶是高堂,就是这样简单、纯真、温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听奶奶讲,她生养了三个儿子,父亲最出息,是村里走出的唯一状元和‘’县太爷‘’

父母离去的日子,仿佛对儿女的呵护从来没有停下......

送儿女走进学堂、步入人生,送儿“上山下乡”、“戍边卫国”,为儿女搭起幸福小家,影响四个儿子成为中共党员......

从呀呀学语,到姗姗学步,一路牵手,一程相伴,父母的

爱毕生永存......

想想父辈是幸运的,甘农人昨天的创业故事,被永久性的刻录在“认知馆”的展厅里。历史重现前辈们的风流故事,讲给今天的甘农人,讲给今天的新时代......

在陇原大地,又有多少陕西儿子和四川女儿,又有多少不同省份、民族、地域、籍贯的好儿女,更有留洋回国的赤子之

心,举家迁址,背井离乡,裹着乡音,扎根甘肃,初心不改,

忠骨留他乡,落叶洒陇原。

父辈的初心使命和甘肃情怀,父辈的人生追求和光辉一生,

自始至终都与党和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

我的父母,一对老党员,革命和事业的伴侣,一生忠诚党

的教育方针,几十年园丁生涯,教书育人,留下桃李芬芳,把

青春、事业、把鲜活的生命留在了甘肃这片多情的土地。

今天的甘农今非昔比,一条宽广汹涌的黄河阅门而过,好像受检的方队,仿佛飘动的歌谣,久久回旋在校园的上空......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两岸荡心波

华夏文明始祖园,风雨同舟又新歌

告慰远去的甘农人,我们生活在新的时代,幸福指数越来越高,坐地安宁的新校园,依河傍水,拥抱黄河,已走过30多年的辉煌历程......

爱在陇原,我的甘肃,我的凉州,我的黄洋河,我的生斯故乡

爱在秦国,我的陕西,我的华州,我的渭水河,我的始皇故乡

爱在天府,我的四川,我的泸州,我的永宁河,我的根脉故乡

四川女儿,陕西儿子,党的好儿女,甘肃好儿女

我也是,陕西的后生,四川的儿子,甘肃的儿女

我爱你,我的快乐老家,我的黄河母亲

忆乡音,爱在美丽甘肃

我的陇原我的家


上一条:灯语

下一条:听贺兰

关闭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