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
网站首页>>师生声音>>正文 师生声音

春的“诗”想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7日 16:03 | 点击:[] | 来源:甘肃农业大学报 | 作者:杨永鹏

蒲公英扮演春的使者,在三月的柳絮下低吟。河流边的沙砾,也发出了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感慨。迎春花已开,为何却迟迟等不到温暖的风拂过海棠的脸?偏偏被迟到的甩着蛇腰的柳絮骗去了春天。四月的诗歌还在河底冬眠,他不知道,世俗的文字已经焚烧了大片土地。

世间的生命,用不同的方式倾诉相同的忧愁。灯塔下的太白往往要对酒当歌:在微微醉意下谈论人生几何,或是似醉似醒,将心底掏空;或是将内心虚化,将自己套上一层绿皮大衣。柳叶畏畏缩缩的露出头颅,对面的桃花早已换上了面纱,花枝招展地将蜂蝶蛊惑。她将要高歌,将世俗唱尽,用最美的时光,完成一个美丽的凋落。微风浮动,那注定是一个生命的弧线。

尘世落下的哀愁,将空气染成一片深蓝,天空自卑的隐藏了颜色,淡淡的,被花草遗忘。一声春雷,惊醒沉睡的水仙花,叶子是她的臂膀,花蕾是她的头颅,她要将生命,献给她美丽的容颜。展开臂膀,等待春雨劈开他的头颅。一首感恩的诗,在雨中诞生。而后,闪电为她伴奏,雷声为她吟唱,细雨滑过花瓣,将花香带给她的母亲。

山坡上的松柏,俯瞰城市崭新的容颜。虽然下面的车辆,经常打扰到他的睡眠,他还是愿意用渺小的身躯将废气深深吸入自己的肺里。他的存在,就注定是一首诗,低沉、高昂、缥缈,却又永恒。深吸一口气,将昏黄的碎片消化。过往成了晨雾,弥漫在山顶,阳光透过,爱恨情仇无处可躲。

清明时节,怀念带着小孩在大地上的奔跑,往事学着穿上麻衣,石碑上的手迹,依然轮廓清晰。大地上的每一个凸起,都是一个小小的情冢。小孩在纸风车里奔跑,成千的假如是断了线的风筝,永远是那么遥不可及。每个心,上面都有永远都抹不掉的刺字,像犯了事的配军。这是一首泪写的诗,每一滴都是对称的,每一句都是押韵的。

春在写诗,人也在写诗……在春的“诗”想,凡间的思想总是那么遥不可及。

黑夜的梦中,诗随着春,春拿着诗,在生命的山地,去救赎冷冻的河流。

我拿起叶子,做成毛笔,大地是我的宣纸,春雨是墨水,画出一张清明上河图,画出春的“诗”想……

上一条:丁香

下一条:别了,枣花姑娘

关闭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