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
网站首页>>记者视线>>正文 记者视线

【记者视线】想在大学“混日子”?不存在的!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5日 10:47 | 点击:[] | 来源:新闻中心 大学生通讯社 | 作者:杨津津 张珝栾 杨棒棒 王韶春 徐菁宏

编者按:2019929日,教育部印发《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从严格教育教学管理、深化教育教学制度改革、引导教师潜心育人、加强组织保障四方面提出了22条具体举措,要求本科教育真正做到“学生忙起来、教师强起来、管理严起来、效果实起来”,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近年来,学校不断加强学风建设,严格本科教育教学管理,提高培养教育人才质量,学生不再“混日子”,学校驶入“严出”时代。

我可能上了个‘假大学

在高三埋头苦战的日子里,总能听到这样几句话,“上了大学就轻松了,不用早起、不用做作业,没什么人管”。“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似乎成了一些人的思维定势,高中是用来奋战的,大学是用来享乐的。

财经学院2019级经济学专业的王兰兰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大学的,结果现实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每天早起点操,晚上自习,中间上课,课余时间预习、复习、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去学生组织锻炼提升能力……这一系列事情安排下来,王兰兰已经不能“闲”着了。她玩笑地说“我可能上了个假大学”。

农学院2018级农学专业的周广阔曾有过和王兰兰一样的感受,但经过一年的锻炼后,他说道,“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自律,学习生活各方面都比之前有进步,这样的生活才是我们大学生应该拥有的”。确实,王兰兰所说的“假大学”正是我们提升各方面能力的途径。在不该享乐的时间里享乐,多年后面对竞争压力极大的人才市场,你还会是留下的那一个吗?

本科教育在高等教育中是具有战略地位的教育,我们学校也一直在努力打造高水平的本科教育。从人才培养方案的确定到正在进行的“在线教学综合平台”“过程性考核”“混合式课程教学”等举措都在为开创学校本科教育教学工作的新局面发光发热。“从进入学校开始,我就感受了到学校对我们的高要求,之前是放松享乐心态,现在是每天进步一点点,”人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专业的马紫薇同学总结道。

“爱咋咋地”的低质量的大学生活已经与时代脱节,高要求高标准的“假大学”正在上线。

“严出”时代已经到来

从不要求英语四六级和计算机二级成绩到做出硬性规定;从对体育成绩的及格要求到直接与毕业挂钩;从期末一张试卷定成绩到“过程性考核”逐步定;取消毕业前补考等“清考”行为……学校正在进行的一系列措施都在严把“出口”关,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严出”已经不仅仅是日程表上的文字,正在从考试和毕业两个学生最关注的角度发力。

2017级学生在计算机二级和大学英语四六级上可以算得上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新要求正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计算机一直是我的弱项,收到这个通知的时候心里一阵绝望,只能一次次地练习题,在第二次的时候终于通过了考试”,马紫薇同学告诉我们。现在的她因“祸”得福,运营着属于自己的公众号,经常帮助同学制作PPT,计算机操作对她来说都变得得心应手起来。每个高要求在“严出”的同时也为同学们打开了另一扇窗户。

综合素质测评是评价大学生的一种指标,每学年的奖学金评定、推优等关乎学生切身利益的事情都是以此为依据。近期,为更加科学全面地反映学生综合素质与能力,学校结合培养大学生的最新要求正在起草《本科生综合素质测评办法》,并在全校范围内进行第一次意见征求。本次评定办法中最明显的改变是“智育素质测评”占比增加,“体育素质测评”和“美育素质测评”要求提高。在采访过程中,许多同学都认为,新的测评办法既是学校鼓励学生学习的信号,又是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方式。

以前我觉得大学学业的完成全部靠学生的自觉性,担心自己因为缺乏自觉性而受到影响,但学校紧抓的力度给了我一个保险,有督促就会有进步,草业学院2017级草坪管理专业的王翔感受到了毕业的压力,但更多的还是动力。

改变正在发生

“每天早上点操结束后去背英语,课余时间做英语阅读题,今年四级要达到要求;下学期开始练计算机,拿到计算机二级证书;然后过六级、考教资……”,2019级汉语言文学的陈潇同学和记者说着她大学习四年里的粗略计划。作为初入大学的“小萌新”,这样的计划不禁让我们赞叹。问及原因,她笑着说“是学校的高要求让我对自己提出了要求”。

“严出”政策是从2017级开始的,2016级的学生虽然没有经历过新的措施,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受其影响。2016动物医学(兽医公共卫生)的杨志博说,“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其实有些庆幸,想着幸亏我们早来了一年。但过着睡大觉、打游戏的日子,与身边的学妹学弟对比着,有些小羞愧,后来上自习的频率增加了,生活习惯也好了很多,现在要毕业了,没有辜负四年大学生活。”

“只有抓紧要走的每一步,才能获得满意的成绩。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改变,更是一种提升。没有越不过的火焰山,现在的一些困难,都是未来成功的基石。”农学院2017级农学专业的魏鑫霞信心满满地说到,以后要面对要求日益提高的人才市场,多一个合格证书就多一份底气。

谈到“严出”,人文学院张晓常老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部分同学的自主学习意识在增强,课上睡觉、玩手机的现象明显减少了,学风得到一定程度的转变。但还是有部分同学受到过去习惯的影响,处于一种观望状态,想试试政策的‘软硬’。随着学校政策执行力度的加大,不做出改变的学生可能会被淘汰,到时再后悔的话也是来不及了,希望同学们可以提高对自己的要求,做一名新时代的合格大学生。”

记者手记:杜绝大学生“划水”现象,提升大学生课业难度,合理增加课程难度,改变“来到大学就进入了安全箱,总会得到毕业证”的想法与情况,让“混”日子的现象消失,“严出”时代已经到来。在该奋斗的年纪不偷懒、不松懈,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一定会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上一条:【身边的感动】执笔水利学问深 三尺讲台引路人——记水利水电工程学院张芮老师

下一条:“教考分离”让教育教学驶向“严出”时代

关闭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