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
网站首页>>记者视线>>正文 记者视线

不忘初心 扎根西藏

——记甘肃农业大学91届兽医专业毕业生田发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9日 16:40 | 点击:[] | 来源:动物医学院 | 作者:徐彬

很多人都说西藏是荡涤灵魂的地方。没去西藏之前相信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今年八月,为了实现发益同学退休之前在西藏相聚一次的承诺,趁休假之际,携家人踏上了令人神往的进藏之旅。

8320:45从深圳搭乘航班经停遵义4日凌晨1点到达成都,在双流机场等候5个半小时后转乘第一班飞机于8:30终于抵达林芝米林机场,经过12小时一整夜的奔波,飞机落地的那一刻已经感觉是精疲力竭。出了航站楼见到阔别许久的老同学,看到洁净如洗的蓝天白云,浑身一下子又来劲了,经过短暂的兴奋之后,仔细打量面前的四年同窗,浓密的黑发脱光了、紫外线灼伤的鼻头在褪皮、右脸颊多了一块黑色印记……。曾经印在脑海中那个身披皮夹克、头戴鸭舌帽、抱着吉他的乡村诗人哪去了?心中对发益这几十年过往经历的好奇,让我迫不及待地想探秘西藏江南八一镇和乡村诗人田发益。

19917月毕业当天,发益没有回老家庄浪,甚至来不及给父母道声别,就拖上青梅竹马的高安梅女士踏上了当时令他神往的漫漫高原征程。从兰州坐大巴由青藏线入藏,翻越唐古拉山口、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经过长江源头沱沱河……,历经三天两夜到达拉萨,走下大巴的第一时间就被西藏农牧学院的人装上卡车直奔林芝(后来才知道,当时的西藏各单位都需要人,内地的大学毕业生是稀缺人才,只要有毕业证,便随时被其他单位把人抢走)。拉萨到林芝走国道318川藏线,距离420公里,一路遭遇了当今夏秋季都天天发生的塌方断路、泥石流落石等各种惊险刺激的场面,颠簸两天一夜,终于到达了被誉为西藏小江南的林芝八一镇西藏农牧学院,从此发益开启了他传奇的西藏人生。

上世纪末的林芝还是县,西藏农牧学院所在县城叫八一镇,常驻人口不足1万,平均海拔2900米。镇上就一条河卵石铺的街,一根烟没抽完,街道就走完了,当时的田夫人穿高跟鞋走在坎坷不平的路上差点就扭断鞋跟。由于所有物资都靠内地输入,商品极其匮乏,就连缝衣针都买不到,最后求助老家刘芳农同学代买邮寄。那时学校基本没有楼房,只有一幢仿前苏联的两层楼房用于办公和实验,多数平房还是原木或板皮围成漏风的所谓宿舍。发益的到来当时还迅速占据了学校的两个头条,一是竟然带来了外地媳妇,搞得全院师生窃窃私语,二是第二天就斥巨资买了全院第一台彩色电视机,弄得大家惊愕双眼,奔走相告。

诚实耿直的发益在心爱的媳妇陪伴下开始了农院的教师工作。开始在牧医系(现改为动物科学院)任教,2001年后,内调在本院的科研处,具体负责生物技术中心实验室工作;承担兽医系本科生的解剖及组胚课授课工作,期间亲手制作动物标本200余件。随着时间的推移,田老师也成了田教授,相应地工作比之前又有增加。一是校刊编辑部主任,名为主任其实要负责收稿、审稿、编辑、校对等刊物所涉一切工作,好在有一个不用付工资的全职助手——田夫人。二是研究生教育,除了授课、设计论文、指导实验,还要饲喂试验动物(羊、鸡)。田夫人依然是他最可靠忠实的助手,割草、晒草、喂食……,由于她到处割草,农院师生甚至戏称田夫人是学校绿化的“破坏王”。在藏期间,我跟随发益夫妇一同去体验了喂羊、喂鸡。三是承担多项自治区或国家课题,最近的是与中国科学院合作课题——“藏南典型河谷暖干草原生态与生产功能协同提升技术研究与示范”,为了该课题顺利实施,发益课题组在距离林芝市600公里,海拔5000多米的林周县自建了试验羊场,在没有饮用水的条件下,饲养了300只羊开展实验,还经常发生野狗叼羊的事故。发益定期到羊场收购草料、采集瘤胃液、测量体重等工作,带回数据到实验室进行分析。

30年来发益主持完成了“谢通门县金矿影响区中的水、鱼调查”工作;主持了国家科技支撑项目“草产品高效利用技术示范研究”子课题“藏区牛羊物质代谢规律及其草产品对瘤胃微生物区系变化研究”;主持国家自然基金“海拔高度对西藏牛、羊物质代谢的影响及新饲养模式养殖”、国家自然基金“缺氧环境下西藏农区牛羊的育肥机理及人工动态干预措施研究”、国家科技部“基于草畜平衡的河谷型藏羊高效养殖模式研究与示范”等项目的研究。

2008年受中国畜牧兽医协会委托,主编了全国中、小学课外读物《我和小羊做朋友》两册。自2002年起,先后在《土壤学报》《土壤》《华西医药》《动物营养》《中国野生植物资源》《乳业科学与技术》《中国奶牛》《中国畜牧兽医》《动物学》《牧草与饲料》《中国饲料》《草地学报》《草业学报》《中国兽医学报》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拥有个人发明专利7项。国内领先科研成果和技术:西藏当地家畜疫病菌苗生产技术、高原动物生理及疾病诊断和防治技术、西藏牛羊高效养殖及育肥技术、全国唯一牛羊用全价TMR饲料生产及加工技术、动植物常规养分分析技术、动物标本制作技术等除以上主要本职外,在藏期间,发益还多次参加了自治区组织的全藏高原植物生态调查,近30年足迹几乎踏遍无人区以外的整个西藏,身上留下的各种伤疤见证了他在藏区的艰苦经历:入墨脱热带雨林区被蚂蟥螫过,进鲁朗密林区被有毒植物伤过,上6000米海拔冰山背土晕厥过……。

可敬可亲的发益2017年主动要求去农院扶贫点驻村半年(按规定教授不用去),驻村位于中印边境的林芝市察隅县竹瓦根镇扎拉村,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驻村期间发益想方设法给村民讲授牲畜养殖技术和防病治病知识,由于语言不通,为了达到更好的讲授效果,他自费购买了投影仪靠发电完成了预想的讲授。临离开时又自费购买了10台血压仪赠送给村民。

在农院的近30年,发益搬家6次,从原木平房、水泥平房、小二楼到如今的教授楼,每天的生活工作轨迹就是上课、做实验、编排刊物、饲喂动物、校园散步……。没有喧闹的市区,没有灯红酒绿的KTV, 只有静静的尼洋河和巍峨的南迦巴瓦峰见证着夫妇二人相互依靠,同甘共苦,坚守着自己的事业和生命。写到这里我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说西藏是洗涤心灵、净化灵魂的地方了。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发益还要承担正常情况下相当于内地3个人的工作量,他无怨无悔,默默付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还要忍受小孩11岁就远离他们夫妇在郑州寄宿读书的思念之苦。

相比之下的我们,或是内地城市里舒适地生活,或是过着老婆娃娃热炕头的安逸生活,或是父母膝下尽孝的传统生活。在发益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世俗与肤浅。近年来我们国家和地方政府授予了很多人以共和国的脊梁、感动中国人物、感动西藏人物、感动甘肃人物等称号,在此我想说:发益,称得上共和国的脊梁,更称得上感动甘肃(西藏)人物。

(田发益系西藏农牧学院三级教授、甘肃农业大学91届兽医专业毕业生 ;作者徐彬,与田发益为同班同学,现在深圳市南山区农牧局工作)

 

下一条:饮水思源情意长 心系教育爱无疆

关闭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